我们是单眼 我们也想考驾照

时间:2019-05-28

  “下一步,我不仅要写信,我还想和更多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见面,希望他们能联名在明年的两会上提交,我们要让更多人知道我们能正常看东西,正常读书写字生活,正常开车运货谋生,正常教书医病当官,法律,应该对我们公平。”罗宗依然充满希望。

  为此,罗宗在三年时间里给有关部门和人士已寄出了上千封信,“除了春节,我每天都在寄信,快递员都知道我在寄什么,我是他们的老客户。”

  “一只眼睛看不见,虽然对我的视力没什么影响,但别人觉得我们是残疾人,所以我们找工作往往碰壁,最终多数人选择了自己创业。创业初期,需要骑摩托车跑业务,生意做大点,需要开车送货什么的,都需要驾照。”

  在那份研究报告中,提到一些研究者的研究结果,一位北京大学的教授公开发表的文章显示,在2米的距离条件下,单眼对于距离的误差只比标准值大了3.22毫米,这个差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而且这个测试还是对健全人捂着一只眼睛来做的测试,“一只手断了开始不习惯,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,单眼也是一样,在单眼半年以上,对于物体距离的判断,因为缺乏立体感带来的差距已经几乎为零了,习惯了什么妨碍都没有。”

  邮寄出去十来天,罗宗忽然收到了重庆市公安交管局打来的电话,说收到了市人大常委会负责人的指示,想约谈罗宗,时间地点都确定了。

  “我需要一个驾照。”罗宗说,“我们很多人都需要一个驾照,我也是在帮他们写信。”罗宗口中的“他们”有一个共同的特征:有一只眼睛视力不好或看不见。

  “我希望用守法来换取法律的尊严,我不会去无证驾驶,但他们真的有些等不及了。”罗宗说。

  “我们要说服的其实不仅是法官、法律,更重要的是我们要说服大众。”罗宗说。

  “其实我有一只眼睛的裸视是5.1,视力表看倒数第二排一点问题没有,但另一只眼睛看不见,驾校叫我别报了,浪费钱。”罗宗找车管所咨询,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:不能拿驾照。

  “考照的时候,我们算残疾人;办残疾证的时候,我们算健全人,我不知道我们究竟是什么人。”罗宗说,他们游走在残疾人和健全人之间。

  没法开车上班,罗宗就骑自行车,“骑自行车都没有问题,小轿车又有什么问题?”他问晨报记者。

  研究报告还引用了四川知名律师施杰的提案,这位律师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出的多个提案都引发了关注。施杰说,美国英国等都允许符合规定的单眼人士学习驾驶。报告援引的还有全国政协委员何伟、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、郑雪君等的建议,他们都为单眼人群呼吁。

  “找到人大常委会主任的名字和地址都很简单,这是我邮寄信件的快递单。”罗宗给记者摊开了一堆快递单。

  对于这个问题,罗宗也不回避,他继续援引这份研究报告——这份报告里面的数表之多论证之周密让人惊讶,蕴含的不仅是呐喊,还有很多数理图表。

  罗宗他们四人,与重庆市公安交管局的一位官员进行了近两个小时的会谈,“他们听得很认真,我们提出的观点都详细记录了,而且看得出来他们还是很诚恳地想要帮我们解决问题,他们也提到了上位法问题,我们都理解,并且很感谢他们的重视。”罗宗说,“我们就是要一个驾照而已,我明明看得清清楚楚,却既不能算正常人又不能算残疾人开车,只要我考试的时候能顺利过关,就不应被歧视对待。”

  “一只眼睛看不见,虽然对我的视力没什么影响,但别人觉得我们是残疾人,所以我们找工作往往碰壁,最终多数人选择了自己创业。创业初期,需要骑摩托车跑业务,生意做大点,需要开车送货什么的,都需要驾照。”

  “重庆交管部门让我多约几个单眼人士来谈,我把消息放到了群里面,来自东北的、浙江的、广东的好多人都表示要报名,大家都很激动,都想表达自己这些年来憋在心里的话。”罗宗说,他劝退了好多热心者,最终就近找了三个人与自己同行,前往了重庆市公安交管局。

  “去之前我就很清楚,如果上位法不改变,地方上直接改法规的可能性是极小的,因为一本驾照不是只管一个城市,你还要驾车到其他城市,不过我们不会放过任何机会,因为只有一点一点的积累,才可能改变现实。”

  “这份报告是一位美国归来的单眼朋友写的,他把全世界关于单眼驾车的情况都梳理了一遍,显示只有极少数国家不允许单眼驾车,并且论证了为何单眼可以驾车。”

  国家颁布的《残疾人申领机动车教师证体检项目及标准》在眼睛视力这项规定上是一致的。也就是说,在眼睛这个问题上,对身体健全人和残疾人的要求是一模一样的。

  罗宗等人认为,“两眼矫正视力达到4.9以上”这句话本身就不严密,“如果让我两眼一起看一个东西,那我裸视也在4.9以上,这里并没有说要‘两眼矫正视力分别达到4.9以上’,但在全国公安交管部门的实际执行中,均要求两眼都要在4.9以上。”

  罗宗说:“我给他们每个人都写过信,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,是我们首先想要寻求帮助的人,他们只要有提案和建议,就一定有回复,上层就能听到我们的声音。”

  “我们QQ群当中,时不时会有人说,他开车去了,这可能是无证驾驶,也可能是有证之后因为出了状况一只眼睛失明了,驾照还暂时在手里的,我们知道这是无证驾驶,而且一旦出了事故就要自己赔钱不可能找保险,所以——我们开车都相当小心,确保不出事,事实上也没人出过事。”罗宗说,群里面有几个老板,就是自己开车的,还有人是送货员,如果不开车饭碗就没了,冒险也要自己开车。

  3岁的时候,罗宗玩剪刀伤了自己的左眼。从上小学开始,罗宗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问题。2008年,28岁的他准备报考驾校,问题就来了。

  数据显示了我国五年间的车祸,90%是驾驶员的安全意识淡薄造成的,10%是驾驶技术问题,“我一只眼睛看不见,驾驶的时候肯定比健全人更小心些,小心驶得万年船,说不定我们单眼驾驶造成的事故率还要低些。”

  信的内容基本上由两部分组成:一部分是呼吁国家更改法律规定,允许单眼视力4.9以上的人驾车,另一部分是《关于单眼视障群体合法驾驶的研究报告》。

  这份报告的最初部分是全国政协委员、原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邓小虹的提案,她建议允许单眼视障人士考取驾照。随即,公安部进行了回复,并引用“国际规定”,表示不允许驾车是“国际惯例”,然后表示将会同卫计委评估单眼驾驶的可行性。

  按照2013年1月1日起执行的《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》,申请驾照的最低要求,是“两眼矫正视力达到对数视力表4.9以上”,该标准和原规定一致。

  罗宗说,自己从有记忆以来,就是一只眼看东西,对于距离的判断,毫无障碍,“自然界很多动物眼睛都是长在身体两边的,如果单侧视物没有立体感,自然进化肯定要让它们变成人这样的两只眼睛在一个平面上,但它们并未改变。”

  “写信以来,我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,省级人大常委会负责人亲自过问了,说明我寄出的信并不都是石沉大海,这对于我坚定信心太重要了!”罗宗说。

  2013年的一份统计,我国目前有2000多万单眼视障人士,而在去年央视一个报道中,首次提到了“单眼”的一个QQ群。这个QQ群的人数迅速增多,目前已经分为了两个千人群,群员们为给自己一个“身份认定”都在努力,罗宗写信有了效果即将被约谈这件事情,在这两个QQ群和更多没能入群的单眼视障人士中,引起了很大的反响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